英雄联盟前传之亚索传奇

原创 赚Q币,刷Q币,手机赚钱软件  2015-03-02 21:46  阅读 113 次

【推荐】:任务赚钱app:悬赏猫(补充:刷Q币是假的,Q币绝对刷不了!

悬赏猫,可以通过任务赚钱,秒提微信红包。用户可点击链接注册下载悬赏猫

http://www.nnzhuan.com/s/xuanshangmao.html

电脑用户用手机扫码注册下载悬赏猫

英雄联盟前传之亚索传奇 玩游戏赚Q币 第1张

小编悬赏猫的收款图:


手机任务赚钱app趣闲赚

用户可点击链接注册下载

http://www.nnzhuan.com/s/quxianzhuan.html

夜晚,天降狂风,一个有微弱灯光的房间里传出阵阵呻吟声。一个男人守护在屋外焦急的等待着。风越来越大,时不时的发出一些怪哄,犹如狂龙在空中肆虐。

最近玩游戏赚钱体验站中快乐赚可谓独赞鳌头,可能是宣传到位了,但是却没有把可信度和信誉提升,于是很多网友一直追问快乐赚怎么样?快乐赚是真的吗?我在快乐赚获取的奖励和现金可以提现吗?等等!其实这点大家大可放心,快乐赚自成立以来,已经经历了好几个春秋,一直秉着为网友负责,提现速度加快,奖励幅度不断提升的作风在经营着,话不多说,且看最近刚刚兑现的奖励活动,宅男喜中ipad mini一台:

赚赚送福咯:幸运大抽奖活动全新改版升级,马年更有料!50G千足金条、iPhone5S、ipad mini、现金等奖励大放送!继萌妹子之后,喜中iPad mini的宅男会员也传来了喜讯!他说已经收到了快乐赚送出的ipad mini一台,特意表示感谢!据说哥们是一个害羞的宅男,周末不上班除了玩玩游戏拉拉下线赚赚乐币也没什么其他消遣,这边特此奖励50000乐币!不过说真的,等到下次幸运中奖的话可一定要露脸哦~哈哈!那么现在大家一起来见证好人品吧!
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接触到了快乐赚,觉得玩着挺不错,下班和周末无聊不仅可以打发时间,还能赚点钱!可能跟大家差不多,空闲的时间都在快乐赚签到和拉几个 下线,然后累积抽奖次数去抽乐币、ipad、金条等,可大多数抽到的都是乐币,觉得有点小失落。可是在12号那天,和往常一样抽奖,结果显示说抽中 ipad mini一台。马上联系快乐赚客服,客服帮我证实我的帐号确实中奖了!我就说么,只要坚持迟早会中的,哈哈。
还记得来快乐赚玩的第一个游戏是枪魂,当天下午玩就到了26级,获得了5000乐币的奖励!虽然刚开始玩升级比较慢,但还是挺开心的,因为听说有些直接去 枪魂官网玩就莫有这五千乐币的奖励了。所以我觉得同样玩了游戏,从快乐赚注册的有额外奖励,多好啊!所以接下来又玩了好几个快乐赚的游戏。
因为工作的原因 平时没太多时间玩,也就是下班时间去玩玩,所以自己赚的乐币并不是很多,不过我刚开始拉的一些下线很给力,他们每个月给我赚的乐币真的不算少了!话说回 来,这次中奖了,觉得很值,付出总会有回报的。
平时还通过微信查看每天乐赚宝的收益,一看一天的好心情就有了。希望乐赚宝的收益一天比一天高,快乐赚给我等屌丝也越赚越多。

 一、快乐赚简介。

免费加入,免费赚钱,专注于深度体验营销的广告平台,我们可以通过体验广告,试玩游戏以及简单的打码任务来赚钱。注册就送5000乐币,赚钱的起点很低,10000乐币等于人民币1元,账户满2元(20000乐币)就可以提现人民币啦,所以我们只需要再赚15000乐币就能提现了。15000乐币很容易赚了,随便体验几个广告或者玩几款游戏就搞定了。

快乐赚注册网址:http://www.nnzhuan.com/s/kuailezhuan.html

打开网址以后,点击右下角【免费注册】简单填写资料注册即可

二、快乐赚如何赚钱?

1、游戏试玩。

这依然我们游戏一族的重点,虽然快乐赚的能赚钱的游戏也挺多的,三大游戏类型网页、客户端和棋牌也都一一具备,都是当今最热门的网络游戏,最关键的是我们玩这些游戏可以立即兑换现金哈!

2、打码赚钱。

如果您嫌弃玩游戏升级太难的话,那么这个专区很适合你,可以说是傻瓜式赚钱模式,只要我们往一个输入框里面不停地输入4-6位数字或者字母就可以了。输入1000个最高能赚5-6元。这非常适合那些打字特别快的玩家。据我所知,有很多玩家靠此日赚50元的。

3、任务赚钱。

这也很简单了,所谓的体验任务实际上就是我们注册几个网站,然后简单的激活一下邮箱完善一下那个账户就可以了,依然是非常简单的赚钱项目。此站,这样的注册任何先比国过其他游戏站点来说思最多的。搞完上面所有的注册任务赚个20元是没问题的。

三、如何提现。

当你的账户乐币数量大于2万以后,进入会员中心-乐币管理-申请提现就可以了,支付方式:支付宝、财付通或者银行卡。

每日申请付款都是即时到帐的哦!

积累多几天再提现,不过小编喜欢一有钱达到提现就会立即拿出来花的,呵呵

在快乐赚里面想赚大钱,小编不会支持,也不会推荐,如果想赚点外快或者说增加额外收入,或许快乐赚还是不错的选择。
呻吟声越来越大,空中的风好似中了邪一般,都朝这间木屋冲来,木屋马上就要被掀翻了,男人被吹得睁不开眼睛,脸上挂满了对屋里的担心。突然,伴随着一声婴儿的哭声,空中的风好似化成一条龙,冲入屋内,随即,天空恢复了往日的宁静。
男人赶紧冲入屋内,看见躺在床上的女人笑着抱着一个孩子,产婆恭喜到:恭喜贵夫人生了一个少爷。但是男人脸色凝重:刚才突然刮起了大风,夫人,你没事吧。女人:刚才哪有大风?屋里很安静呀。男人惊魂未定,但中年得子的男人的喜悦瞬间将这些疑问冲散了。
为了避免孩子出生那夜的大风,躲去晦气,给孩子起了个比较封闭的名字,叫亚索。亚索还有一个,名字叫永恩。兄弟俩从小衣食无忧,他们生在艾欧尼亚的一个比较富庶的家庭里。直到亚索七岁的时候,那一夜,全家人正在一起用膳。突然破门而入的一群黑衣人打破了这个家庭的宁静。年幼的亚索和永恩赶紧躲了起来。男人问:你们是何人。黑衣人:要你们命的人!亚索和永恩吓得畏畏缩缩,此时,黑衣人已经大开杀戒。兄弟俩看着一个又一个人倒在血泊中,眼中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恐惧。终于,年老的父亲不敌黑衣人,终于被砍倒在地。目光看向兄弟俩:“快跑。。。。。。快。。。跑。。。”,黑衣人残忍的笑了一声:“放心,一个都跑不了。”黑衣人接着一刀,父亲彻底没了升生机。但是父亲的眼睛里却流下了泪水,心里满是对兄弟俩的不放心。兄弟俩看着父亲的眼神,那是一种永生都难忘的目光。永恩哭叫着,亚索眼中噙着泪水,怒目而视眼前的敌人。这眼神,让黑衣人有点害怕,不由得一惊。黑衣人:“看什么看,第一个先杀你!”黑衣人举起大刀,突然亚索大叫一声:“啊!”天降大风,大风突然化成一条青龙,瞬间杀死了所有的黑衣人,亚索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。
永恩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大跳,大声叫喊着:“弟弟”。永恩也是精明之人,知道此地不宜久留,瞬间收起了全家被灭门的伤痛,带着自己的弟弟连夜离开了自己的镇上。来到了一个山上一间破庙,亚索慢慢的清醒了,永恩将亚索放在了地上。两兄弟俩放声痛哭。哭吧,尽情的哭吧,这种伤痛不是两个小孩子能够承担的。但是哭后,兄弟俩在庙前发誓,十年之后,必报此仇。然后,兄弟俩用血在庙前写下:十年之仇,必以为报。
兄弟俩早就听说,此山叫浮云山,有一个门派叫浮云洞。二人想拜在浮云洞门下,但是浮云洞有特别严格的收徒规定:一定要有人引荐才能入排。两人的身世当然不能这么大意的告诉外人。二人拜完庙神,就赶往山上。无奈,二人却被浮云洞拒绝,当然,他们不会因此而放弃。兄弟二人跪拜在浮云洞门前。夜晚,狂风施虐着,竹林中时不时的发出动物的怪叫,在那最黑暗的深处,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兄弟二人。此时二人也是毛骨悚然,但想到自己的家仇才刚刚开始,还是毅然决然的跪在浮云洞门前。
突然,一头豹子出现在兄弟俩面前:“嗷!”亚索和永恩大惊失色,在这之前哪里见过这种场面,和一头豹子对峙。亚索:“哥哥,怎。。。么。。办”?永恩也是吓坏了,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。紧接着,永恩扑向豹子:“弟弟,快跑。我们家族报仇雪恨就全部都交给你了。”亚索哭出声音:“哥哥,不要呀,我一个人办不到呀。。。”此时,豹子已将永恩扑倒在地,才要张开血盆大口咬向永恩。说时迟,那时快,亚索冲向豹子,周围的风化成一面后墙挡在亚索身前。只听嘣一声,豹子竟然被只有七岁的亚索撞开了。随即,亚索也昏迷了过去。豹子被激怒了,立刻扑向亚索,永恩大叫:弟弟。只见这时白光一闪,一个声音传出:“孽畜,敢在我浮云洞门前放肆。”豹子看了一眼他们,眼里满是不甘,但是立刻就逃跑了。永恩这才回过神来,刚才那人,是一位老者,身穿一身白衣,但样貌确实十分慈祥,让永恩生出了一种亲近感,手里拿着一把浮云剑。永恩惊了,浮云剑持有者只能是本门长老。永恩回过神来,自己的弟弟还在地上生死未卜呢。永恩抱起弟弟,哭着说:“老爷爷,求求你,救救我弟弟吧。求求你。”白衣老者看了一眼亚索,想起刚才亚索冲向豹子的一幕,长声一叹:“唉,也是孽缘呀,罢了,罢了。”老者救醒了亚索:“你二人起来,随我入浮云洞,以后,你们将是我的弟子,我便是你们的师傅。”永恩和亚索惊住了,还没回过神来。老者说:“怎么了,还不想认我做师傅?”永恩和亚索二人赶紧跪拜老者:“师傅,师傅。”
二人随老者进入了浮云洞,来了一位年轻弟子:“师傅。”老者:“青云,你先带他们去客房休息。”年轻弟子:“是,师傅。”兄弟二人说:’谢谢师兄。”
进入了客房,师兄唠叨着:“真不知道师傅是怎么想的,竟然收了你们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做徒弟,浮云洞从来都是收徒严格的,唉,既然你们进入了浮云洞,那你们就是我的师弟了,以后谁要是欺负你们就跟我说,师兄帮你们撑着。”兄弟二人:“谢谢师兄。”
黑暗中一个角落:“唉,这个还是身上有疾风之力,不知道收他入门是对还是错。”“大师兄,不要想那么多了,既然收他们入门,就不要想那么多了。”“罢了,罢了。”随即,两个身影消失在黑暗中,好像从来都没出现过。
第二天,永恩和亚索被师兄叫醒:“快起来,都什么时候了,快点,师傅在礼仪堂等你们呢。快去。”永恩和亚索赶快赶到了礼仪堂,参拜了师傅。按照浮云洞的规矩,这才正式是浮云洞的弟子。师傅:“你二人为何要入我浮云洞呢?”“灭门之仇,不可不报。”师傅:“罢了,我教你们剑术,是为了将来你们能够行侠仗义,切记不要做伤天害理之事。”兄弟二人:“弟子记下了,还请师傅教诲。”师傅:“你二人先随你师兄练习,等你们悟出来了自己适合什么剑术,我再来教你们,退下吧。”
今天,兄弟二人练功十分认真,劳累了一天,终于到了夜晚。兄弟二人躺在床上。亚索:“哥哥,我害怕。”永恩:“不怕,不怕,哥哥在你身边呢。”黑夜中,又出现两个黑影:“对于这两个孩子,小小年纪,就经历了这么多,实在不应该呀。”“那也就注定这两个孩子的将来不平凡呀。”随后,两个身影消失在了黑暗中。
来到的这些天里,兄弟二人一直受到排挤。一天,兄弟二人终于和其他师兄弟起了口角。师兄弟们:“你们两个是没有爹娘的杂种,就你们这样还不如那天让豹子吃了算了,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,连自己的爹娘都救不了。”亚索才要冲上前去打他们,但是永恩拦住了他:“亚索,不要冲动,理他们干嘛,我们还背负灭门之仇,这点羞辱忍不住,将来还怎么报仇。”永恩的成熟还是超过了亚索,亚索忍了下来。但是,师兄弟们得寸进尺:“杂种们,怎么了害怕了?哈哈哈,滚吧!赶紧滚出浮云洞!”亚索终于忍不住了:“你再说一遍!”瞪着眼睛看着他们,他们看到这种前所未有的眼神,有些害怕了,好像是死神的眼牟,但是,他们还是说:“杂种,你们就是没爹没娘的杂种。”亚索大叫一声:“啊!”亚索的脸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情。突然,天空狂风大作,狂风化成了一条青龙,正在青龙要冲向众人的时候,一道白光出现:“逆子,而敢伤人。”一道白光冲进了亚索的天灵盖,青龙逐渐消失了,天空渐渐恢复了刚才的清明。师兄弟被这一场面吓坏了,都只是呆呆的看着亚索,看着亚索那瘦弱的身体如何让爆发出如此大的能量。亚索感到一股柔和的力量把自己包裹住了,用一种前所未有的舒适,然后便沉沉的睡去了。永恩这是第三次见这种场面,但还是震惊不已。赶紧抱起自己的弟弟:“师傅,我弟弟怎么了?弟弟!”师傅吐出一口鲜血,众师兄弟慌了神,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,纷纷向师傅请罪。但是师傅没有理他们,而是原地运气打坐。许久,师傅恢复了正常:“唉,孽缘呀,始终都逃脱不了呀。罢了,罢了。永恩,将压缩太紧我的书房。青云,剩下的交给你了。”
进入书房,师傅和另一个黑影出现了,他们两面面相觑的看着小亚索。他们两个没有料到,亚索的疾风能力竟然如此之强了。师傅:“本想让他平平凡凡在本派生活一生,看来还是没有办法阻止了。影子,你怎么看?”“掌门,此子疾风之力已到如此之力,如果没有正确引导,将来必会走火入魔,引起武林的大乱呀。”“是呀,这正是我所担心的。唉,孽缘呀,不知这是我浮云洞之幸还祸呀。”在二人的谈话中,亚索慢慢的苏醒了。看见师父在自己的身边,赶紧起身,跪拜在地上。师父:“你知道刚才你做了什么吗!”“对不起,师父,是他们先说我是杂种。”“以后,我将不再是你的师父。”亚索慌了神:“不要呀,师父,我错了,我不该动怒。”师父:“你先起来,我说不当你的师傅,并没说要把你逐出师门。以后,他就是你的师父。”看向师傅指的那个地方,如果师傅不指,亚索还未发现那个地方有一个人,那个人看上去好像不存在,有点虚无缥缈的感觉,好像是透明的,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。但亚索瞬间回神过来:“师父好。”影子:“好,以后就跟着我吧。但是,你要遵守几个约定。”亚索:“师父请说。”影子:“不要将我的任何事告诉别人,包括你的哥哥;我教你的剑法,不要轻易在外人面前使用,除非到了万不得已得时刻。如果做不到,我将废除你所有的武功。”亚索:“好,弟子,谨遵师命。”以后每到午夜三更,你便到后山来找我,我会在那等你,教你武功。”亚索跪倒在地:“谢师傅。”拜别了两个师傅,亚索匆匆的离开了。
永恩已经焦急的在外面等待了两个时辰了,看见弟弟终于出现了,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地了。永恩询问亚索怎么了,亚索笑笑说没什么。永恩半信半疑的和亚索回到了厢房。此后,师兄弟们看见亚索和永恩好像看见了魔鬼一样,都躲着他们走。因此,永恩和亚索都是孤独的,一个真正的剑客,也是注定终生是孤独的。这条路一旦真正地踏上,就没有回头的可能。得到永久的荣耀,但也同时得到了永恒的落寞,孤独。
深夜,亚索小心聂聂的起了床,一个人畏畏缩缩的到了后山。亚索在远处便看到了一个黑影,这个黑影让人毛骨悚然。黑影阴阴地说:“你来晚了。”亚索:“对不起。师傅”影子:“好了,来吧。今天正式教你疾风剑法,因为你天生就会御风,只是缺少专业的指导,一运用风的力量就会失控。当然,你的这个力量可能给你带来灾祸,你可愿意承受?而且会带来永恒的孤独,你可愿意承受?”亚索惊愕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影子,但瞬间眼睛变得坚定无比:“我愿意,师傅。”影子:“好!来。看好了,第一式,疾风狂舞。”瞬间,天空变色,空中形成了一道道龙卷风。许多树都别拦腰截断。亚索被眼前的剑法威力震惊了。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亚索听到影子说:“亚索,来,你试试。”亚索照影子的方式演练了一遍,瞬间天空大惊失色,躲在一旁的掌门脸上除了震惊还是震惊。不过到最后,龙卷风变成了春风细雨,只是微微的带动了一下树叶。本来亚索很激动,唉,没想到只是这种效果。影子说:“你已经很有天赋了,初学者能够带动风流就已经是极好了。你做的不错了。”忽然在掌门背后,又出现了一个影子,竟然有两个影子!问掌门:“怎么样?”“此子将来必回惹下大祸呀,唉,孽缘呀。”掌门身后的影子随即消失,只有一个影子,继续在教亚索练功。掌门在叹息中消失了。
只听见远处:“第二式,风之壁障。。。。第三式,狂风绝息斩。。。第四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,亚索已经二十岁了。白天亚索和永恩在一起练习浮云洞剑法,晚上,亚索就随着影子一起练习疾风剑法。在同辈弟子中,浮云洞剑法永恩排名第一,亚索却是只排到了前十。
就这样,直到一天,亚索和永恩和几个师兄弟被派下山去执行任务。十几年了,亚索和永恩第一次下山,二人都知道,距离自己的报仇大业已经越来越近了,二人都非常激动。到了山下,听着那熟悉的声音:“卖糖葫芦。。。卖烧饼。。。。。”儿时的记忆瞬间涌现在兄弟俩眼前。还记得小时候,爹爹用手牵着永恩,手里抱着亚索,对卖糖葫芦的说:“老板,来两串。”兄弟二人眼睛渐渐地湿润了。还沉浸在这伤痛的兄弟俩,却被一声大喊惊醒了:“让开,让开。”紧接着,两个受伤的人骑着马往前奔去。随后,又一声:“让开,让开。”一大队人马紧跟着前面的两个人。这是支军队,军队的旗帜上挂着:诺克萨斯。亚索对诺克萨斯帝国并没有太多的了解,只知道他是一个很强大的国家,但是经常进犯弱国,和德玛西亚对峙,近些年,又来了艾欧尼亚,听说将要侵犯艾欧尼亚。
看到眼前的这两个人,众弟子按耐不住了。凭什么诺克萨斯的人在我们帝国抓我们的人,还有王法吗?于是,从来没有下过山的弟子们拦在诺克萨斯前面。街上的百姓见形势不对,立刻收拾摊位,原本热闹的集市变得泠泠清清。为首的是一个拿着大斧头的将军:“你们是何人,竟敢阻挡诺克萨斯捉拿犯人。”众弟子回答:“我们是浮云洞的人,看你们在我们艾欧尼亚如此无法无天,来管教一下你们。”将军:“口气不小,来管教我们,恐怕你们的掌门也不敢对我这么说吧。”“废话少说,来吧。”永恩说:“别冲动,掌门给我们的任务还没完成呢。”那个弟子说;“没关系,料理了他们,在完成任务也不迟。”不等永恩劝阻,那个师弟就上去了。亚索在一旁冷眼观看着这一切。将军:“呦呵?真赶来,反正就要灭了你们艾欧尼亚,不差你们一个小小的浮云洞。呀。。。。来吧。”将军直接使用绝招,诺克萨斯断头台,那个年轻的师弟直接被秒杀了。众师兄弟瞬间傻了眼,面面相觑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还是稳重的永恩做出了决定:“我和你单挑,如果我赢了,你放我们走。如果输了,我任你处置,放他们走!”将军:“嘿嘿,你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吗?一个都走不了!”二人战在一起,永恩终究是永恩,大战了三十回合,并没有处于下风。将军:“不错嘛!有点意思,继续来。大杀四方!!”终于,永恩终于体力不支,永恩瘫倒在地:“还有谁,今天你们都得死。”亚索终于按耐不住了,那可是自己的哥哥呀。只听一声:“诺克萨斯断头台!”永恩看向自己的弟弟,亚索看着,这不是父亲当时的那种眼神吗?永恩说:“快走。”亚索再也受不了了,小时候,正是因为自己的无能,家人尽数被杀,现在,就连自己的哥哥也保护不了吗?亚索终于忍不住了:“疾风乱舞。”将军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打中了。浮云洞弟子也惊住了,这是亚索吗?平常那个吊儿郎当的亚索吗?亚索:“师兄弟们,我们誓死捍卫我们浮云洞尊严。众师兄弟全部都上了,但是始终不敌诺克萨斯的军队,看着一个个师兄弟倒下,亚索陷入绝望:“是你们逼我的!呀。。。。!狂风绝息斩!”只见天空中出现一条青龙,青龙怒吼着。在军队中进进出出,搞了一个人仰马翻。亚索一下子就摊跪在地上。亚索:“诺克萨斯之手,不过如此。”将军:“嘿嘿,有点意思,你们走吧。”众师兄弟搀扶着永恩和亚索弟离开了。其余人不明白了:“将军,为什么要放他们走呢?”将军一挥手:“我自有用意。哈哈。”
完成任务后,众师兄弟回到山上,无法向掌门交代,只得实话实说。掌门叹息着:“看来,我浮云洞必有此劫呀。”掌门命亚索来书房,亚索心中充满了未知。来到书房,影子出现了:“亚索,你答应了我什么。为何使用疾风剑法。”亚索:“师傅。对不起,我也是逼不得已,要不我们今天是兄弟就要全部殒命于此了。”掌门:“罢了。我门派必有此劫,怪不得他人了。亚索,你随我剑阁。”剑阁,这是师门重地,闲杂人等不能靠近。进入剑阁亚索看见师父正在观摩一把剑,亚索走近,掌门好像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出现,只是两眼无神的看着那把剑:”亚索呀,你可知道这把剑叫什么名字吗?”亚索:“徒儿不知,还请明示。”掌门:“这把剑叫疾风之刃。三百年前,本祖师开宗建派,就流传了这把剑。祖师交代,几百年后,一定会有一个天生就会御风的孩童会来此拜师学艺,而这把剑,正是他的佩剑,执剑掌门一定要将这把剑赠予此人。但是此人也可能会给本门派引来祸端,甚至灭门。”亚索静静的听着这个故事。亚索心里久久不能平静。掌门:“亚索,这是《疾风密集》,也一并交予你,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。明日一早,你和永恩就下山去吧,你们不再是浮云洞的弟子了。亚索:“师父,师父。”掌门唉了一声,一浮一休,便离开了。这时,影子出现了:“徒儿,我也没有办法,这就是你的命,明日下山去吧,去艾欧尼亚王氏,就说是劫推荐你来的,他们会知道怎么做的,你好自为之。”影子慢慢变得虚幻,也消失了。
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亚索的思维有点转化不过来,教自己武功的师父好像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,今天却要赶自己下山,想到心里便无限伤感。没有太多的犹豫,亚索很快带着东西来到了永恩这边。亚索告诉了永恩事情的经过,永恩也是震惊不已。但是,兄弟俩下了决心,下了山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当年的杀父仇人。
不过,今天夜注定不是平凡的一夜,夜里,诺克萨斯的军队包围了浮云洞。掌门:“该来的始终会来的。”亚索和永恩出现在掌门面前,觉得自己惹了大麻烦无言愧对掌门:“掌门,此事因我们二人而起,应由我们承担。”掌门:“你们承担?你们承担得了吗?就是现在赶紧下山去吧,这是本门劫数。”亚索,永恩:“不,掌门。”众师兄弟大声叫喊着:“师傅,我们替你来承担。”师父宽慰的笑了:“你们都下山去吧,这不是你们应该承担的。”
天空中,一个黑影飞过:“掌门,不错呀,师徒情深呀。”掌门:“泰隆,我知道是你。出来吧。”泰隆:“呦,掌门,这不是时光神的得力弟子吗?怎么还当上掌门了?嘿嘿。废话少说,交出风之继承人,留你个全尸。”掌门:“是吗?好大的口气,我好久不动筋骨了,是不是因为我不活动你们就都忘记了我呢?徒弟们,全都躲在我的身后。劫,是你该出场了。”泰隆:“哦?被均衡教派通缉的影子也在这吗?哈哈,我说一直找不到他呢。正好,今天一起收拾了你们,还能卖均衡教派一个人情,不错。”掌门:“劫,一会我将用我的生命之能,将你们传送到艾欧尼亚王氏广场,你给我护送他们离开。”劫:“你疯了吗?这样你会死的。”掌门:“呵呵,这样也算是对我祖师时光神的一个交代了吧,至少不算是灭门。就这么决定了。”劫:“好,我佩服你,我劫一辈子没佩服过什么人,你算是一个。”掌门:“准备好了吧。泰隆,来吧,我看是你厉害还是银河之力厉害!”泰隆就要冲上前去,只听见:“斗转星移!”劫知道要开始了。泰隆傻眼了:“尼玛,你阴我。泰隆也要随着传送到另一个地方了:“你大爷的,等我回来,要你好看。”但是,泰隆被时光一点点的淹没了。掌门费力的支撑着时空门:“快走,我撑不住了。”师兄弟们都挥泪与师傅告别,掌门的面容在一点点的老去。亚索和永恩终于不能不动容了,脸上挂着泪水。劫:“老头,永别了。”掌门:“费什么话,赶紧走!!”

本文地址:http://wyzqb.com/1364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做任务赚钱-免费刷Q币,赚Q币的公众号,公众号:heimaoseoer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赚Q币,刷Q币,手机赚钱软件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评论已关闭!